“闲置照片能换钱”这事到底有多难

前两天,视觉中国和IC Photo又出事了。

社长曾经连着写了多篇文章,探讨视觉中国相关问题。不过,这次貌似针对的是它跟Getty图片社的合作,跟当初那个问题是两码事。

很多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是否设置一个捐赠按钮,直接打赏拍摄者上面。Pixabay就提供赞助作者一杯咖啡的按钮,但Unsplash不知为何,坚持不设立打赏。

总而言之,“自2003年来已向投稿者支付逾5亿美元稿费”的Shutterstock,看来注定要与社长擦肩而过。

品牌赞助的照片靠前显示在搜索结果里,不仅用图者需要花更多时间搜寻结果,而且品牌方也不会轻易地感受到自家照片全网刷屏的快感。

12月11日,Unsplash官宣了一个企业合作方案,名为Unsplash for Brands。该方案首先允许品牌建立官方账号,筛选作者上传的免版权图片作为精选集。

为什么要给人以虚假的希望呢!

所以,用图者搜索和选择图片的原则,也不是像搜索引擎用户一样,哪个靠前面就选择哪个,而是往往不惜翻阅好几页,选择一个合适且与众不同的。

品牌方在利用维基百科做免费广告的时候,当然不会获得维基百科站方的同意。毕竟,维基方面依靠日益增长的捐款,哪怕基金会工作人员数量继续膨胀,似乎也能hold住。

半岛电视台援引政府官员的话称,莫拉莱斯命令其支持者阻塞城市交通,试图推翻临时政府。路透社消息称,莫拉莱斯支持者们封锁道路导致一些城市的燃料和食品运输中断。

这种局面被维基的部分管理员称为“像癌细胞一样臃肿”,他们担心不受控制的规模和成本扩张最终会导致组织的毁灭。

走进庆阳德馨园生态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5座牛舍整齐排列,160多头肉牛体格健壮,工人正在清扫圈舍。

“每天定时清扫的牛粪储存起来,随后或放到饲草地里,或卖给有果园的农户,循环利用。”合作社工人李发祥说,2016年以来,合作社每年循环养殖肉牛300头左右,种植饲草600亩。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赛博朋克2077专区

(责编:实习生(黄钰澜)、熊旭)

所以,肯定还得再想想办法,看自己网站上海量的“闲置照片”有啥路子能变现的。

所以这不是什么想当然的事情。按照“你行你上啊”的标准,社长可耻的失败了。

温泉镇秀湖山庄生态养殖合作社放养珍珠鸡,种植杏树、梨树、桃树等杂果,经营休闲垂钓、生态旅游园,打造林下经济示范点;什社乡庆丰村三姓林果专业合作社,建设农作物废弃物处理利用示范点,利用树枝、尾菜、禽畜粪便等生物质原料制作有机肥,实现变废为宝,循环利用……

在这事之前,社长就曾联系过几个硬件和互联网厂商,问他们是否有兴趣将官方发布的新闻稿配图,共享到一个统一可查询的图片库当中。但所有人的执行力都比较一般,所以也是不了了之。

我记得,一张图片平均审核的期限大约是两天左右,然后你会在手机App和邮箱都收到通知。通过了,你就等着谁下载它之后,自动生钱;没通过,也会给出理由。

但如果Unsplash这样的站方,公开给此类竞价排名行为开绿灯,那当然是另一回事。

表面上,你只需要上传一张大小超过2000×2000像素的照片就可以满足要求。

(社长甚至给那个项目画了个标志。图/航通社)

据了解,2018年,江西共发放学生资助金41.26亿元,惠及贫困家庭子女151.24万人,为保障家庭贫困学生受教育权利发挥了重要作用。此次扩大义务教育生活补助范围,意味着占在校生总数9.1%(小学10.2%、初中7%)的非寄宿贫困生也可得到此类帮扶。

理想丰满,现实骨感。我注册账户后,连着上传了四五张自己觉得还可以的图,但都被以各种原因打回了。

在4月底写完上面那篇文章之后不久,社长就决定尝试向几个大型图片库投稿,毕竟这年头谁的手机上不会拍两张风景照片呢。

后官寨镇南佐村村民种植无刺花椒(资料图)。盘小美 摄

约翰尼·银手的12英寸手办,台座、吉他,39.99美元,和人民币约280元。

最近有媒体报道显示,过去三年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支出增长了最高85%,它在2015-2016年度的支出是6500万美元,2017-2018年度的支出超过8100万美元。

如今,西峰区越来越多村子和赵咀村一样,正以循环农业推动村庄“绿色蝶变”。

(社长测试时绕过了视觉中国本国和它收购的500px)

这三款手办都将于2020年春发售。

为了在谷歌图像搜索结果中占据最热门的位置,户外服装公司The North Face(北面)在维基百科的文章中偷偷植入了广告照片。如果不是它们大张旗鼓地自我宣传,事件可能一直不会被曝光。 The North Face与李奥贝纳合作,派出摄影师前往世界各地的著名户外地标,拍摄穿着The North Face冲锋衣的人们站在地标的照片,并替换到这些地标的维基百科页面。 “一个品牌如何不花钱就在谷歌上出现在第一位呢?”The North Face自卖自夸,“我们到达了最难企及的地方之一:世界最大搜索引擎的‘顶端’。仅仅通过和维基百科合作,完全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

今年11月,莫拉莱斯被指涉嫌在玻利维亚大选中舞弊,在军方与反对派压力下宣布辞职并到墨西哥寻求政治避难,后于12月12日秘密抵达阿根廷。(完)

简单地说,不管是照片的拍摄者、上传者,还是照片中所拍到的人、事、物,仅凭你一个只有idea的几人团队,想要确权、溯源是完全不可能的。

此外,江西还先后建立了学生资助工作学校法人代表负责制、学生资助监管长效机制及教育扶贫精准资助专项督查机制,确保教育扶贫政策落实到位。

但根据Unsplash的使用条款,所有投稿人都已经默认了自己的心血一分钱回报都没有。可能只是现在,这一点被如此明晃晃的体现出来。还是让人难免心里不舒服。

而相对的,如果免费图库想用其中作者投递的照片做什么文章,一般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不过这样一来,也就等于免费图库跟收费图库变成了命运共同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社长又想了想,还是得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毕竟,都是手机摄影,人家可能是这样的……

要知道,我们去免费图库的核心驱动力是怕付费图库要钱,用不起。但一旦解决了这个最低层次的有没有的问题以后,我们也是不希望所有人的配图都千篇一律的啊。

“逮捕令是不公平、非法和违宪的。”莫拉莱斯当日在推特上写道,“这吓不倒我,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会继续在政治和思想上为玻利维亚的自由和主权而奋斗。”

几年前,社长曾经特别短暂地进入过一家创业团队。本来设想的项目,是让手机拍摄的图片具备商业销售的可能。但实际做的时候,种种障碍导致根本开展不下去,几个月之后就没再尝试了。

更加遗憾的是,现在写稿子时候回头想找找当初被拒绝的理由,却啥都找不到:系统会在21天以后自动删除所有被打回的照片。

特别是,品牌建立的收藏夹,只是挑选了它们认为合适的一些由其他摄影师拍摄的照片而已,照片作者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选中以及被这样利用。

社长早前写《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如何再造一个维基百科?》的时候,提到过这么个事情:

Unsplash还指出,与其他形式的广告不同,Unsplash for Brands 不需要大量的个人数据和令人毛骨悚然的精准定向营销,图片本身的效用和信息,将广告“天然置于正确的受众面前”。

资料图片:莫拉莱斯。

接下来,不管是国外的Photobucket、国内的站酷海洛等等,这几张照片都没能被相中。

这再一次证明了社长此前以为的“闲置照片能换钱”是多么天真。同时,这也证明了至少在短时间内,专业摄影师的尊严和饭碗依然牢不可破,就像专业翻译的荣光仍未完全被机器翻译取代一样。

那么,你贸然做了就会发现:

男主人公V的7英寸手办,22处可动,有武器配件和台座,24.99美元,和人民币约174元。

约翰尼·银手的7英寸手办,22处可动,有吉他(附肩带)、酒瓶配件和台座,24.99美元,和人民币约174元。

恐怕真的能让普通人的照片安安心心地换钱的,也就只有那些大型的、中心化的图片库了。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西峰区在农业发展过程中,不断调整农业结构,发展林下种植、养殖业,探索“畜—沼—果(菜)”生态循环种养模式,推进养殖污染整治、抓好化肥农药减量、打造循环样板示范,加快生态循环农业发展步伐,打造“绿色”经济发展“新引擎”。(完)

社长此前在研究视觉中国相关问题时,已经知道正规的图片网站会严格要求图片不得含有侵犯他人知识产权、著作权、肖像权的内容,即使是拍照只用于新闻媒体,看起来规则稍微宽松一点,但也比较繁杂,不好掌握。

“实行种养结合,不仅节约成本,还有利于农业循环发展。明年,我们计划在每个合作社建一个大型沼气池,处理养殖场产生的粪污,将产生的有机肥后用于种植业,达到循环利用,绿色环保的效果。”村党支部书记余志华介绍说,赵咀村坚持种养一体化发展,依托5个合作社,全力打造绿色循环产业示范基地,让村民享受生态、经济双重红利。

倒不是怕你手滑点错(你肯定看得到哪个是付费的),而是在万一免费图片满足不了你的时候,有一个立等可取的替代选择摆在那里。

有人对着屏幕上的版权图片翻拍一张,说是自己手机摄影的,EXIF啥都不缺,你能检测吗? 图片被主张侵犯商标权肖像权了怎么办? 怎么鉴别其中的违法和不良信息?

庆阳合心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养鸡场。盘小美 摄

就像网页搜索引擎界早已熟知的竞价排名一样,这样一来,用图的人就很容易直接选用靠前面的几张照片,那么选中品牌暗度陈仓安排进来的图片,机会也就更大了不是?

所以,Unsplash 这条赚钱之道就如此这般地投入实施了。运行初期,参与付费展示自家产品靓照的企业包括:谷歌、哈雷-戴维森摩托、Square支付平台、Timberland靴子等等。

不过堡垒呢总是先从内部攻破的。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几天,上述三大免版权图库的其中之一——Unsplash,还真就宣布自己找到了这样一条生财之道。

不过,谁都知道没有什么纯粹做慈善的事情是能长久地坚持下去的。这些网站每天承载了全球各地的访问量,其上投递的图片数量也越来越多,所以维持网站开支也是个难题。

然后,这些精选集会付费推荐到用图者搜索某些关键字时候的前排位置。

用作公益目的的图片网站,就像其兄弟维基百科一样,随时要小心自己的站点超支。

可想而知,每多一个人使用这些免费获取的图片,就少一个人使用那些需要给摄影师和平台付费的照片。所以,社长跟其它有需要的人一样,发自心底地感谢包括Pixabay、Pexels、Unsplash等在内的此类图片托管站点。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啊。我猜想Unsplash站方,也许是受到了早前一个事情的启发。

因为这些图片上传之时,站方、作者和使用者之间的许可协议已经明确列出,所有这些图片可以被任何人、任何实体以任何形式、任何目的使用,图片可以随意修改,不需要署名,也可以无限制地用于商业用途。

如今,厂商们较大型的新闻图片和视频传输,最后还是用Vphoto、喔图等图片直播服务商,还有邮箱附件、钉盘和网盘们解决的。

虽然找不到每张照片具体被拒绝的理由,但风景照片我记得是曝光、噪点、模糊等品质问题;而新闻图片则估计是商标权、肖像权或者新闻机构证件的问题。

其次,这当然也会减损搜索图片的用图者的使用体验,即使Unsplash自己不这么想。

赵咀村还鼓励村民成立庆阳盛草园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养殖黑山羊,种植青贮玉米、甜高粱,栽植核桃、油桃、红娘子杏等经济林,羊粪发酵处理后,为经济林提供有机肥,实现种养结合、循环再利用。

当时我们想得挺美的,某同城当时广告词说“闲置物品能换钱”,我们就说“闲置照片能换钱”。然而这事困难的程度,超越了任何人的想象。

实际上,从“苦版权图片久矣”的媒体角度出发,要么自建图片库,要么共享一些无版权风险的图片,已经成为所有人的共同心愿。

因此,除了传统的商业授权图片和微利图片之外,也有一些照片,以“知识共享”协议、开源协议、完全免版权等多种方式提供,让人们真的可以一分钱不花地使用。

我首先想到的是Shutterstock。在它们的全球投稿网站上,“自2003年来已向投稿者支付逾5亿美元稿费”的字眼很是醒目。

但实际上,照片可能被打回的种种原因,都写在一系列神秘的“客户支持文档”里面。只有当不知在地球上什么地方的审核员打回投递的时候,你才会知道违反了哪一条。

据报道,莫拉莱斯目前正在阿根廷接受政治庇护,当天他向媒体否认了一切指控,并称该逮捕令是恐吓行为,自己已找好辩护律师。

想想大型图片库用多少人力物力加上(打官司等方式赚来的)营收才搭建了基本上可以用的溯源系统,你就知道这事成本得有多高了。然后再把这些成本,摊到一张清晰度远远低于长枪短炮拍出来的大片的微博图片上……

有些具备专业摄影能力的人,也会希望多提供一些免版权的,或者供人们有条件免费使用的图片,造福全人类(或者只是单纯地把审核没过的照片再利用一下吧)。

我们假设这个捐赠作者的收入真的十分可观,那么付费版权图片的模式也就可能做不下去了嘛。这一切并没有发生,说明放个捐赠按钮也是聊胜于无。

(无人机搭载手机拍照/ YouTube)

“在现有的所有不良广告形式之外,我们认为有一种方法,可以制作一些广告,这些广告并不让看到的人觉得是一种惩罚;这种广告是美丽的和有价值的。”

结果,等了两星期,没有一张照片是通过的,心灰意冷的社长就把这事情抛到脑后了。

(陈可辛《三分钟》拍摄花絮/ Apple)

但是写到这里,社长还是得说一句:理想丰满,现实骨感。

据英国《卫报》消息,阿图罗·穆里略近日向莫拉莱斯发起多项指控,称莫拉莱斯曾在辞职前后煽动国内骚乱导致35人死亡。

赵咀村地处塬边咀稍,几年前,还是产业薄弱的贫困村,当地民众以传统种植业为生。如何让惯于地里刨食的村民脱贫致富?该村因地制宜,探索“以种带养、以养促种”的发展模式,招引庆阳德馨园生态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黄牛产业,并流转土地,用牛粪种植牧草、甜高粱和玉米。

所以,社长尝试投递了几张拍天空、仰拍路灯、街心公园的照片,同时把之前参加一次IBM中国活动时自己拍的部分现场照片选了一张,依次提交上去。

玻利维亚临时政府内政部长阿图罗·穆里略当天通过推特上传了逮捕令照片。

看看自己的手机相册,社长悲哀地发现里面其它的照片恐怕比这几张还拿不出手……

另据法新社报道,莫拉莱斯17日表示已准备好为玻利维亚即将举行的总统选举“作出贡献”,称自己虽然不是总统候选人,但仍有权支持其所在政党“争取社会主义运动”其他候选人。

首先,Unsplash for Brands推出之后得到的不全是掌声。有相当多的人质疑这个合作没有让辛勤投稿的摄影师从中赚取分毫。

这些网站已经被披露的商业模式,其中一个是在免费图片搜索结果下面搭配Shutterstock、Adobe Stock等付费图库的搜索结果。

视觉中国跟Getty的合同期限很长,已经执行了很久,再加上收购Corbis,这些跟海外图片库的合作关系长时间没有受到质疑。怎么就突然不行了,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所以社长决定跳过这个问题。

既然手机图片提交以后会因为这样那样的问题被打回,那为什么你们图库还要设置手机客户端,说拍完的手机照片可以直接上传赚钱呢!

这宣传语,说真的,好像前几天我们刚刚看过类似的……